新华联集团董事长傅军:懂政治的湘商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19-11-04

  新华联集团董事长傅军:懂政治的湘商_军事/政治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新华联集团董事长傅军:懂政治的湘商

  新华联集团董事长傅军:懂政治的湘商 新华联集团董事长傅军:懂政治的湘商 《新财经》5 月刊封面文章:懂政治的湘商傅军 文 / 本刊记者 张 程 摄影/张 晶 傅军“不把鸡蛋搁在一个篮子里的”的多元化战略,曾一度 招致很多诟病。然而,在金融危机下,新华联的多元化战略 优势得到了显现,这让傅军颇感欣慰 傅军的经历,是一代中国民营企业家经历的一个缩影: 官员下海,研读政治,重朋友义气,擅整合人脉资源……傅 军的成功史也许会就此成为孤本,因为再难有他所经历的那 个历史背景和历史机会 走进新华联集团董事长傅军的办 公室,乍一看,还以为走进了某个官员或者将军的办公 室。宽大的办公桌后是一尊铜像,左侧是曾国藩的坐 像,墙上挂着写有“领军从容”四个大字的牌匾。 傅军当过官,后来下海,现在也还有点“官”味,任全国 工商联副主席。三十多年来,这个来自湖南醴陵的小个子, 一直游刃于官场与商海之间,左右逢源。 仕途正旺却下海 傅军出生在湖南醴陵农村,父亲是当地村党支部书记, 他从小就跟着父亲参加村里的会议。农村的会多是忙完农活 后在夜里开,傅军就常和父亲提着马灯在湖南乡间的山路上 奔走,“列席”村里的大小会议,听大人们“议政”。这样的经历 为傅军之后的人生写下了一个注脚。 高中毕业后,傅军回乡参加工作。不久,“一个公安特派 员调走,我马上就补了上去。”正是借着这个机会,18 岁的 傅军走上了“仕途”,并开始“坐着直升飞机升官”。 21 岁,傅军便当上了浦口公社党委副书记;23 岁,担 任茶山岭公社党委书记,后调任醴陵市担任经委副主任;26 岁,升任醴陵市外贸局局长、党组书记;30 岁,被调到省城 长沙,担任湖南省工艺品进出口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至今回 忆起来,傅军还很自豪:“现在 30 岁的处级干部也不多见, 那个时候就更难了。不瞒你说,我在政界的十六年还是挺一 帆风顺的。” 傅军在政坛可谓平步青云,他也立志再接再厉。“过去我 当官的欲望还是比较强烈的,目标是做一个像样的官,光宗 耀祖。干公社副书记的时候,我就想,什么时候能当上公社 党委书记;当上公社党委书记的时候,就想当县委书记。刚 结婚的时候,我还和老婆半开玩笑地说,我以后一定要有一 台专车。那时候,只有司局级以上干部才有专车。人生不过 百年,一定要干出一些事来。” 33 岁时,傅军已被湖南省委列为“第三梯队”的重点培养 对象。傅军自己也认为,“政治我也是能搞的,因为政治这个 东西,我觉得自己还是懂的。”但很快,懂政治的傅军却告别 政治“下海”了。 “为什么我在 1990 年有一个大的拐弯呢?”没等记者发 问,傅军就自问自答起来,“因为自己逐步成熟,思考的问题 也越来越多。” 傅军下海是在 1989 年之后的 1990 年, 比发表“南 巡讲线 年,湖南省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傅军担任省 委社教工作队副队长,去革命老区浏阳搞社教,“这次社教, 对我的思想产生不小冲击。”因为那里的农民太穷,“革了这 么多年命,为什么还没有把落后的帽子甩掉?单凭口头说教 有什么用?” 同时,政治上的沉闷也让年轻激情的傅军难以忍受。“搞 政治的话,你更多的是要服从组织安排,整天就是开会、开 会,有时一个月大概要开半个月的会,而且有些会根本就不 解决问题。这样搞政治,我觉得可能会把一个人的青春、精 力给浪费了。 ”“还有一点, 搞政治要去平衡各个方面的关系, 差不多要耗掉 50%的精力做这个事情。” “我是想中国要强盛”,虽然“从政也可以,也能做出一点 事来”,但政治已让傅军厌倦。那做什么,才能让中国更快地 强盛起来? “发展不是靠做表面文章,中国要强盛还得靠经济,经济 的强盛要靠企业,企业的强盛靠什么?要靠人。中国不缺做 官的,缺的是真正能打造优秀企业的人。中华民族的复兴需 要更多有能力的人投身企业,去直接创造财富,报效国家。 真正优秀的人才、有识之士都应该去干企业。”有了这样的想 法,傅军决定下海经商。 起家马来西亚 傅军的决定,招致很多反对的声音。关键时刻,有两个 人的支持对傅军极为重要。一个是当时省里的一位老领导; 另一个就是傅军的夫人吴向明,她拿出积攒下的 1000 美元 给傅军, 作为他经商的本钱。 自此以后, 傅军远走马来西亚, 凭借自己当初做外贸局局长和进出口公司副总经理积累的 关系和经验,开始在马来西亚和内地之间做贸易,将湖南的 乳猪、乳鸽、莲子等土特产品卖到马来西亚,再把马来西亚 的橡胶、木材等销往国内。 人在他乡,本钱微薄,做生意并不轻松。 “下海”不久,傅军获悉湖南一家人造板厂需要大量的表 背板,而马来西亚盛产木材,有许多表背板生产厂家,这是 一个很好的机会,傅军很快就和国内厂家签订了合同。但当 他到马来西亚寻找生产商时才发现,当地厂家并不愿意卖表 背板, 因为把表背板压成三合板卖到中国, 利润更高。 可是, 合同已经签了,傅军只得在马来西亚的原始森林中一家一家 地寻找表背板生产商。他常常坐两个小时的飞机,再坐四个 小时的吉普车进山,“那个地方,蚊子大得出奇,咬起人来很 可怕。”最终,他找到了密林深处的台湾长荣木业公司,在第 三次登门时,终于买到了表背板。 终于,傅军在马来西亚的原始森林中淘得人生的第一桶 金,并很快发展起来。 1992 年,改革的“春风”吹遍华夏大地,傅军回到祖国, 开始在北海、长沙等地投资房地产,并在 1994 年控股了老 家的一个陶瓷厂。 对于新华联而言,具有关键意义的两个年份是 1996 年 和 2004 年。 1996 年,傅军主要做加法,大力扩张。新华联投资东 岳化工,进入化工领域;合资长丰汽车,生产猎豹越野车; 同时,进入后来为其带来滚滚财源的酒业,和五粮液合作, 代理“川酒王”,为之后贴牌生产“金六福”打下了基础。 2004 年则是做乘法,旗下公司纷纷上市。2003 年底, 收购实力中国,“新华联国际”实现“借壳上市”;6 月,新华联 参股长丰汽车在 A 股上市; 8 月, 新华联斥资 1.54 亿元收购 通化葡萄酒 29.07%的股权,控股另一家上市公司;10 月, 新华联作为第二大股东的皇城集团也在马来西亚二板上市; 2007 年 12 月,新华联控股的东岳集团又成功登陆香港主板 市场。 现在, 傅军掌控的新华联集团已经成为涵盖矿业、 化工、 房地产、陶瓷、城市管道燃气、酒业、金融投资等多个产业 的大型企业集团, 旗下拥有全资、 控股、 参股企业 60 余家, 其中拥有控股、参股上市公司 5 家,员工近 3 万余人,年销 售额超过 150 亿元,“新华联系”基本成型。 “我不是‘关系资本家’” 能年纪轻轻便在政坛平步青云, 傅军自信自己是“懂政治 的”。 “什么叫政治?政治就是团结更多的人去实现你的目标。 ” 这显然也是傅军在政、商两界均表现不俗的重要原因。 创业之初,一些朋友给傅军提供了很多帮助,以至傅军 说, “新华联最大的财富不是资产, 而是一批实实在在的朋友。 ” 傅军也如孟尝君一般,好交朋识友,据他介绍,“在马来西亚 创业之初,我赚的钱一半都用于接待来自中国的客商。他们 对我日后的生意起了很大的作用。想干大事,光靠自己是不 行的。” 傅军为何能在商界结识如此多的朋友?他认为是自己 的诚信。 刚下海做贸易时,傅军决定把价格便宜的湘莲运到马来 西亚去卖,并和经销商签订了合同。但湖南那年发生水灾, 莲子价格飞涨,傅军若履行合同至少要亏八九万元,这对创 业之初的他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但是,傅军还是履行了合 同。“弄砸一笔买卖,就会失去一个朋友。不讲信义,没有朋 友, 我今后还怎么在生意场上立足?”那个马来西亚经销商因 此和傅军成了好朋友,逢人便夸傅军讲诚信。 1991 年, 傅军又与江苏镇江一家纸厂签订了 2000 吨木 浆贸易合同。虽然行情突变,他还是按期交货,并为此亏了 5.8 万多美元。不过,傅军又交上了一位好朋友,这位朋友 后来还帮了他大忙。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傅军在长沙建造华联大厦,因合 作伙伴违约,新华联面临灭顶之灾,正是这些朋友伸手帮了 他。曾帮助傅军创业的马来西亚华商曾钦泉再次给了他 700 万元;另一位朋友也出面借给他 1000 万元…… 傅军总结说,他能渡过难关很大程度上在于认识了很多 朋友。“做生意就是做人,做生意就是交朋友。多一个朋友, 就多一条路。” 能交上这么多朋友,与傅军豪爽的性格不无关系。他自 称是个喜欢“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性情中人。据说,对于 喝酒应酬,傅军从来都不耍手脚,有时下属想帮傅军代酒他 都很生气。“喝假酒就是对朋友不真诚。我宁愿伤身体,也不 愿伤朋友!”傅军笑称,“现在公司变成了优良资产,而我却 变成了不良资产。” 傅军交友甚广,不少政府官员“下海”后也进入新华联工 作。不过,也有一些人因不能适应企业而选择了离开。傅军 坦言:“最难的是观念的转变,有的不适应,后来离开去做别 的,或者回政府了。” 尽管如此,新华联现任的董事中还有一些前政府官员, 比如集团党委书记杨云华,曾任醴陵市政研室主任、湖南省 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处长;集团副总裁冯建军,曾担任过 湖南省工商银行的副处长;还有集团董事舒世平,曾任长沙 市委办公厅副主任;集团董事曾敏,曾任湘潭市建材冶金局 副局长…… 之所以用这些官员,傅军认为,“政府官员里面有不少非 常优秀的人才,有些人适合搞企业,我就吸纳他们进来做管 理人员。”而且,“企业一定要有良好的外部环境,特别是在 中国这种一个法治还有待完善的社会,行政部门配置资源的 能力非常强,我不理政府是不行的。更何况,良好的关系也 是生产力。 你只有跟政府、 银行、 客户等都保持和谐的关系, 企业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在中国做事,有些时候是讲义气、讲朋友,而不是讲制 度。“中国似乎有一种潜规则,朋友的事都好办,不是朋友的 事都难办。中国民营企业的成长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你要主 动去沟通、 去交流。 如果你有更多的朋友, 路子可能会很宽, 做起事来也可能比较顺。” 与政府保持关系有多重要,做过官员的傅军对此很清楚。 “政治跟经济是分不开的,在中国你不能不讲政治。一个企业 的发展要跟国家的发展战略结合起来,要跟各级政府的发展 规划结合起来。你想办的事,如果与国家产业政策相符,与 地方的发展方针相符,事情就好办了。因此,我觉得我们民 营企业家不能就做一个纯粹的商人,既要懂经商,还要懂政 治。” 傅军当初能从北海房地产泡沫中全身而退,很大程度也 是因为当地政府帮了忙。 “广西电信局要在北海建设一个培训 中心,朋友帮我联系,我就把这个没有完成的四星酒店卖给 他们了。”此外,投资华联陶瓷,是当地领导撮合;投资东岳 化工, 也是在当地挂职的朋友介绍的; 而与长丰汽车的合资, 也与湖南省领导的介绍和支持不无关系;后来收购邵阳酒厂, 也源于当地领导力荐。 为此,很多人认为傅军与胡雪岩相似,甚至有媒体戏称 傅军是“关系资本家”。对此,傅军很不满意。“这个题目很俗 气, 我不是关系资本家, 我很不赞同那个作者的观点。 ”同样, 傅军也不认为自己利用了这些政府关系,“坦率地说,我们还 真没有找人家批什么条子来为我们解决一件事。” 傅委员提议“中国要造航母” 傅军对于自己的政治才能颇为自信。 “我在政府部门工作 十六年,政界的东西基本上是了解的。”从商之后,他的政治 才能同样得到了体现和承认。傅军先后获得了一系列头衔 ——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常务理事、湖南省政协委员、湖 南省工商联副会长……就在不久前,傅军还当选为北京湖南 企业商会会长。 近年来,政府开始给予那些富起来的新阶层更多认可, 并给他们提供了很多参政议政的机会。傅军就是一个代表, 他被选为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和全国政协委员。这两个职务虽 不是官职,更多是荣誉称号,但毕竟还是有些“官”味,傅军 也很珍视这两个头衔。 对于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傅军认为不仅仅是个荣誉职务, 也是一种责任、一个渠道,“通过这个政治舞台能很好地向政 府反映情况,争取权益。”此外,“还可交更多的朋友,掌握 更多的信息。”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傅军知道这个职务会耗费不少精力, 但也乐此不疲。“中央希望了解最基层的事情,我们作为企业 一线的政协委员,有责任反映社情民意,反映基层的实际。” 今年“两会”期间,傅军一口气提了四个提案,包括大力 发展村镇银行、切实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政府要规避 对企业的多重清查。而他的另一个提案,则是提议“国家要大 力建设强大的海军”。 尽管傅军自嘲是“不务正业”, 但仍以为, “我这个提案还是很有分量的”。 傅军认为,为了我国未来海洋资源的利用、商业利益的 保护、国土的保卫,国家要大力发展海军,“包括航空母舰, 我专门提这个。”“你看明朝郑和下西洋,那气魄!你说我们 的钓鱼岛,老在这个问题上受他国欺负,这不是开玩笑吗? 现在中国的 GDP 已达到 30 万亿元了, 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 候了,再不考虑就是国家不想成大事。我们要吸取甲午战争 的教训。”对此,我们虽然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傅军爱国的 情怀还是值得肯定的。 尽管现在有了参政议政的机会,当了全国工商联副主席 和全国政协委员,但傅军对于政治还是保持了理智。“企业家 不能不关心政治,但更多的精力还是要放在自身企业的经营 上。把企业做强做大,这也是企业家最大的政治。” 记者曾采访过另一位中国的商界名人,因为企业办得不 错, 他被选为当地的总商会会长, 并担任了当地政协副主席。 这位企业家甚至向政府表示,愿意把企业捐献给国家,专心 当政协副主席,不过当地政府并没有认同。相比而言,傅军 对自己的企业家身份更为自信,对自己的位置认识也比较清 醒。 傅军解读新华联的多元化 文/本刊记者 张程 金融危机爆发后,企业多元化战略的优势似乎得到了显 现,傅军为此颇有些得意:“这个不行那个行,多元化的民营 企业还是有生命力的” 说到新华联,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它的多元化,但无论是 褒是贬,多是外人评说。傅军本人是怎么看新华联多元化的 呢? 起家时,逮住什么做什么 《新财经》 :新华联多元化的成功被业界称道,国际上 多元化的典型是 GE(通用) ,杰克·韦尔奇(GE 前首席执行 官)对您有没有影响? 傅军: 新华联的多元化不是受谁的影响而做的。 说白了, 那个时候机会多,我们“下海”后是逮住什么就做什么,没有 想那么多。 实际上,我们也不是一开始就做多元化,是发展到一定 阶段之后才开始的。当我有了一些钱,就拿去投资我认为盈 利比较好的行业,目的就是挣钱,积累资本。 《新财经》 :在德隆、东方等多元化失败后,许多经济 学家开始批评中国企业的多元化, 认为这是一个陷阱。 对此, 您怎么看? 傅军:很多经济学家并不了解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过程, 我也没有必要跟他们去争。我之所以这么做,是由历史背景 决定的。 以前他们批评得更厉害,现在金融危机爆发,他们又开 始表扬我们了。 我也不是说专业化不好, 但是只搞一个产业, 遇到周期性的变化你可能就死了;搞两三个产业的,可能还 有回旋余地,这个不行那个行。我不主张大型民营企业只搞 一个产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当然,多元化也不是做 得越多越好,基础的业务,发展最多就是两到三个板块。 知难而退,放弃汽车制造 《新财经》 :您刚才提到最好是两三个板块,记得您在 2004 年接受本刊采访时就提出了“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口号。 那么,在新华联现有的这些产业中,哪些是您打算放弃的? 哪些是要继续发展的? 傅军:不瞒你说,我们会退出两个行业。一个是汽车制 造,原来我们投资了长丰汽车、安徽的扬子皮卡。另一个是 汽车零配件制造。为什么呢?因为我感觉到在汽车行业进行 规模经营是趋势,产业要升级,必须要大量投入,这可不是 好玩儿的。在这方面,我是有一点知难而退。 《新财经》 :新华联放弃汽车是不是与汽车业整合的大 背景有关系?据说,在南方,长丰就是整合重点对象之一。 傅军:汽车业整合是一个世界趋势,原来我们准备拿几 个亿去做零配件,比如刹车片、汽车空调等,现在我们都放 弃了。 重点发展金融和矿业 《新财经》 :您准备在哪些板块加大发展力度? 傅军:在金融领域,我们会加大投资。2008 年,中国 的 GDP 是 30 多万亿,据估计,十年后,中国的 GDP 将超 过 50 万亿,所以,金融领域发展空间巨大,我们会加大投 资规模。 第一,在商业银行增持更多的股份。比如长沙银行、天 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我们现在都是第二大股东,我想继续 增持它们的股份。如果还有其他好的机会,我们也会进去。 第二,我们想做村镇银行。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我就提 出要加大村镇银行发展力度。为什么呢?农村中小企业发展 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现在的农村,不光是贷款难,存 款也难。所以,我认为要在中国大力普及村镇银行。我建议 未来五年之内,至少每个县要搞一家村镇银行。 再有一个,我们准备在天津滨海新区组建一个保险公司, 现在已经获得天津市政府的同意,并报到保监会,正在等待 保监会的审批。这个保险公司,我们第一次就投十个亿,然 后逐步做大做强。 对于金融行业,我是看准了。谁早进去谁就有优势,越 晚进去成本就会越高。 《新财经》 :那制造业呢? 傅军:我们的重点还是制造业。制造业始终是未来发展 的动力, 这是我们的一个基本战略。 我们的理念是“厚植实业、 报效国家”。制造业包括两块,化工和有色金属。我们争取在 两年内使这两个板块的规模达到 100 亿元以上。现在,有色 金属板块还不到十个亿,但我们今年有几个新项目要投产。 《新财经》 :酒业呢?据悉,新华联已经让出了金六福 的大股东位置。 傅军:酒业,我不会作为新华联集团的重点,但这个行 业我不会退出。我们虽然让出了大股东位置,但还控制着管 理团队。金六福的团队是我一手打造起来的, 其中 70%的高 管是我一手招聘和培养的, 而且, 这些年他们也做得不错的。 多元化投资,必须专业化管理 《新财经》 :新华联之前投资的酒业、汽车等,都是现 金流很好的行业,这是否是您选择投资行业的一个原则? 傅军:我投资主要看四个方面。第一,符合不符合产业 政策,能不能做大;第二,有没有好的现金流;第三,最关 键的还是能不能看到效益;第四,要看有没有一个懂行的、 有能力的管理班子,找不找得到这个人,是成败的关键。 《新财经》 :新华联选人用人标准是什么? 傅军:我们有一个很明确的规定,多元化投资,必须专 业化管理。我们做城市燃气时,因为没有找到专业团队,推 迟了一年多才进入。最后我把天津市燃气公司的常务副总、 石油管道局的两个处长挖过来,心里有底了才开始做,现在 我们已经做了十五个城市。 我们招聘人才最关键看三点。第一,有没有事业心;第 二, 懂不懂专业, 有没有一定的专业知识; 第三, 人的品性。 人才是最关键的,我们这样的多元化企业,必须要实行 专业化的管理。只要在管理上能做到专业化,多元化投资能 有什么风险? 《新财经》 :多元化可能还需要你能放权,让他们去管 理? 傅军:对。能不能放权,敢不敢放权,这是决定我们多 元化成功与否的一个关键。投资东岳化工后,我甚至让张建 宏做董事长,放手让他去干。 《新财经》 :新华联涉足的行业这么多,每个行业你都 比较了解吗? 傅军: 多元化的痛苦, 就是我对每一个行业都必须要懂。 如果我说的都是外行话,那么作出的可能都是不符合实际的 决定,就没办法去带领团队了。我们现在大概是五个大的产 业, 我虽不能说都是行家, 但基本的业务面还是非常清楚的。 你做哪个板块,就必须要有了解,那么就意味着你要研 究、要学习、要交流,要心里有底。但是说实在的,一个人 的精力、能力毕竟有限,你想面面俱到是不可能的。所以, 我说真正搞企业最好还是一两个行业,最多就是三四个板块。 “四保三压”应对金融危机 《新财经》 :金融危机对新华联有影响吗? 傅军: 我说我们没受到影响, 那是吹牛。 影响是很大的。 为此, 我提出了“四保三压”。 “四保”是什么呢?第一, 保增长, 我们要保证 15%的增长,过去都是 20%~30%。第二,保 主业,一个多元化的民营企业,你不能因为金融危机把主业 丢了。第三,保资金,资金怎么运作好,这是一个大事。金 融危机的时候,资金要断裂,企业就死了。第四,保效益, 还是要有利润,民营企业亏本了,今后怎么发展? 所谓“三压”,首先当然是压成本。第二是压项目,原来 我们要上的项目现在可能减少,有一些项目适当地放缓,原 来准备去年下半年上的五个项目现在都已经停下来了。第三 是压机构和人员,虽然我们也提出在裁员上要谨慎,但企业 必须看实际情况,产品卖不出去、没有生产,还发满工资, 这是不现实的。 《新财经》 :您刚才说要保资金,新华联现在的资金链 情况如何? 傅军:整体来说还是比较紧张的,但我们的资金链不会 断裂。虽然有的板块资金非常紧,像有色金属和房地产,但 有的板块还不错, 比如酒就卖得非常好, 城市燃气也比较好。 危机来的时候,多元化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这个板块处于 低潮,那个板块可能正是高潮,从而达到一个动态平衡。 现 在你若只搞一个专业,就会很头痛。所以,搞多元化的民营 企业,还是有生命力的。直至此次履新。今晚开什么波天气渐转寒,六合挂什么开什么

开奖结果| 买马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正宗老牌华南心水论坛| 铁算盘玄机香港管家婆| 香港挂牌网| 铁算盘一肖中平特一肖| 天空彩免费一肖中特| 香港正版挂牌完整篇| 正版猛虎报发财报彩图| 雷锋高手心水主论坛|